AD
首页 > 生活 > 正文

简理财:网贷行业迎来大洗牌,平台的出路在何方?

[2020-11-19 17:28:16]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P2P行业经历了数年的野蛮疯长,但随着网贷监管新规落地,整个行业也迎来了大洗牌。11月6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称,中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的约500家压降

  P2P行业经历了数年的野蛮疯长,但随着网贷监管新规落地,整个行业也迎来了大洗牌。11月6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称,中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已经由高峰时期的约500家压降至目前的3家,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8个月下降。

  恶意逃废债成网贷出清绊脚石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称新规),取消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的规定,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作为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即为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的上限大幅下降,按最新的LPR来计算,当前上限为15.4%。按照民间借贷保护利率司法解释,对清除存量中的网贷资产来说,其影响是实实在在的。

  网贷机构借款端的用户多为小型商户和个人,受疫情影响,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明显下降,并且借款人逾期不还或恶意逃债的情况增加,逃废债者短时间内激增,致使更多平台逾期概率大幅提升,甚至有平台逾期情况较同期高出至少四五倍。此外,贷后催收环节在疫情的冲击下也受到影响,进一步导致行业底层资产回款率下降。

  宣布清退的网贷机构在短时间内无法正常完成兑付,出借人加剧了对行业的不信任和恐慌情绪,进一步加快了网贷机构出清速度。而如果存量的网贷资产适用上述新规,一方面逃废债或不良资产处置期会延长,另一方面通过法诉追回的欠款折损率会大大增加。

  门槛陡升,网贷转型难上加难

  其实,对于网贷行业转型,监管早已明确了方向。去年,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共同发布了《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该意见为网贷机构转型指明了道路,即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在网贷行业大清退和转型的大背景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一共有21家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或者其关联企业获取了25张网络小贷牌照。

  而11月2日,银保监会及央行联合发布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开始对网络小贷公司施加压力,小贷又面临行业洗牌。“对于开展网络小贷业务的企业的资质要求极为严格,只有极少数有实力的企业才有资格开展相关业务,也意味着P2P等网贷机构进行小贷业务转型的道路越来越难。”业内有人士认为,“一方面,管理办法使小贷公司的申请门槛进一步提高,网贷平台转型之路难度加大;另一方面,对一些互联网机构而言,受出资比例限制,联合贷款业务将受到较大影响。”

  携手持牌机构,深耕标类服务

  对网贷行业来说,凛冬已至。网贷之家在此前发布报道,多家网贷头部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达成合作,大力推进助贷业务,间接布局消费金融领域,从整个市场的风向来看,还有大量的网贷平台在向信息中介平台转变,为银行、保险、基金、信托等资管产品进行导流。

  简理财作为综合互联网金融信息推荐平台,积极拥抱监管,经历严谨的政策论证和行业判断,2018年时推进了自身升级,以提供标准化金融信息服务为核心,积极拓展合作伙伴及开拓产品服务,迅速与国内首家全外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奕丰金融、以及平安银行、众邦银行、新网银行、慧择保险等众多行业领先的合规第三方持牌金融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实力雄厚的持牌金融机构更了解国内金融市场的行情,这也将为简理财在臻选丰富金融产品层面奠定坚实的基础,同时简理财可以通过提供技术支持、技术解决方案等方式和持牌金融机构合作,在产品组合及科技能力上展现独特优势。

  2020年起,P2P绝大部分都是以“退”为主。网贷平台的数据正式接入中央征信系统,此前发布的对金融受害群众利好的政策和规定也开始逐步生效,中央和地方政府对网贷平台恶性清退,进而损失出借人利益的行为,也展现出了零容忍的态度,网贷平台目前为止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争取良性清退或者寻求转型。金融监管愈加严格的情况下,更能促进网贷市场的良性发展,在此前提下,网贷平台如需寻求转型,可以将寻求转型平台的资质、背景和实力列入考虑范围。

查看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