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生活 > 正文

4D巴氏自动牙刷——深圳市大匠凯科技有限公司

[2021-05-31 14:34:40]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沧海横流潮头立 ,大国工匠定鼎牙护康  ——访深圳市大匠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平均     牙齿不重生,一旦损毁无法治愈,人类自古无能为力,所以才有“

  沧海横流潮头立 ,大国工匠定鼎牙护康

  ——访深圳市大匠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平均

  

 

  牙齿不重生,一旦损毁无法治愈,人类自古无能为力,所以才有“以命抵命,以牙还牙”之说。西医牙菌斑蚀损病理被发现并验证,在不磨损牙釉质不损伤牙龈牙床的前提下,日常护理无遗漏清除牙菌斑,消除龋齿隐患,防患于未然是唯一可能解决方案。然而,现有技术手段无法做到,再细心的牙医也不可能做到无创清洁,非人力可为。牙釉质和牙床损伤,会引起反复敏感,恶性循环,牙齿最终没救了。正确的口腔健康观念是值得每个人伴随终身的健康习惯。一口坚固漂亮的牙齿,不仅让人笑起来自信满满,充满魅力,还可以大大降低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减少心血管疾病、阿尔茨海默症、肾病等疾病产生的几率。早在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将口腔健康定位人体健康十大标准之一,并提出了“8020”的口腔健康理念,即人到了80岁的时候,还有20颗可用的真牙。然而,根据近年我国全民口腔健康调查情况来看,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平均失牙10.7颗,80岁以上达18.8颗,能保有20颗真牙的80岁以上老人仅有18.4%。

  

 

  口腔健康是衡量一个国家口腔疾病防治水平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想要保持口腔健康,拥有健康的牙齿,功在平时。为积极响应国家“守护健康牙,治疗感染牙,保留天然牙”的指导思想和临床医学理念,深圳市大匠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平均以匠人之心,行专注之事。牙齿蚀损病理复杂,跟踪周期长,活体取样研究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作为一个严重的牙病患者,在多方求医也束手无策的绝望中,以自己为研究对象,顽强的开启自救之路,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对所有可应用于自动刷牙的物理现象逐个都研究个透彻,现有的各类电动牙刷的原理在根本就不适合作为牙刷的驱动。然而从现有的物理学和工程学角度几乎找不出可以应用于电动牙刷的合适方案,只有在现代科技无人区发现新路子打开这个死结,才成功解决这个世界难题,让国产电动牙刷摆脱了“廉价”、“山寨”的刻板印象,让“大匠凯”品牌代表中国智造,树立了优质高端的国际形象。

  

 

  在全国第五届中国健康生活方式大会上,“三减三健”作为主题词之一,被首次提出并被纳入多个国家级纲领性文件,如《“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等,其中“三健”中的第一健就是健康口腔。健康口腔,事关全身健康,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身心健康、文明水平的重要标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口腔健康的需求也发生着变化,全生命周期的口腔健康管理已经成为新的需求导向,这也就需要更多务实、创新的口腔健康相关企业的良性发展,才能推动整个行业的不断前行。

  

 

  作为整个电动牙刷行业的领军者,大匠凯公司创始人、前欧洲打印机技术平台全球首席工艺专家刘平均历时二十余载,针对行业的痛点及突破进行了跨行业反复的研究和实验,终于成功研制出了指尖大超微型化的4-D空间驱动器。这是基础应用理论学科机械学原理的一项世纪性大发现和突破,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目前,刘平均及其团队基于4-D空间驱动技术,获得了新一代电动牙刷原动机核心基础专利的自主知识产权,在开启新一代电动牙刷技术的变革之路上不断前行。

  

 

  立足民生勇担当 ,务实创新敢为先

  长期以来,国人对口腔健康问题存在诸多误解,很多人甚至认为“老掉牙”是正常现象,只觉得牙疼起来才会受到重视等等,很少有人会留意到占据面部最大面积的,不是眼睛或者鼻子,而是将近面部三分之一面积的口腔。因此,虽然我国口腔疾病的患病率超过了 90%,而就诊率却不过 10%,那些接受就诊的患者,还很有可能碰见技术不够过关的医生,在治疗的过程还有可能带来新的潜在伤害。

  

 

  正所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刘平均对牙齿的重视也是基于自身的严重牙齿疾患,并听从牙医的建议购买了电动牙刷。时值九十年代,当时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电动牙刷为何物,而同一时期的美剧《欲望都市》等影视作品就已经显示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早早就用上了电动牙刷。因为对电动牙刷不了解,刘平均换过了好几副电动牙刷,可谓是将常见的电动牙刷类型都试了一遍,在当时一支牙刷超过他曾经作为央企技术骨干同期的两月工资,如果那时不是成为大型外企技术高管,连想都不敢想。做了一辈子技术的刘平均将这几款电动牙刷比较发现,每款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即使是当时最贵的电动牙刷,也存在严重的缺陷,于是,凡事力求尽善尽美的刘平均决定自己做一款完美的电动牙刷。

  

 

  人类的历史在不断进步,历史的车轮在滚滚向前。在电动牙刷行业,依靠组装、山寨、包装和营销来打开市场很容易,但真正能够做到对消费者负责却很难,因为它需要对口腔健康持续关注,对产品体验不断优化,不断更新升级,才能掌握一流甚至最核心的技术。看似不起眼的牙刷,从发明到至今,每一次变革都是新的突破。据历史记载,世界上第一支牙刷是我国明朝皇帝明孝宗朱祐樘用猪鬓毛和竹板发明的,深受王公贵族的喜爱。1938年,美国杜邦化工推出一款新的牙刷,用合成纤维代替动物猔毛,减少了硬毛刷对牙齿的磨损程度。1954年,瑞士医生为手部有缺陷的病人发明了一款有线电动牙刷,是当前市场上众多电动牙刷的前身,但是却存在漏电和携带不便等问题。之后,通用电气在1960年推出了第一支无线的自动牙刷,内置镍镉电池,终于摆脱了有线的障碍,但是也存在着刷柄过大使用不便、电池寿命短又不可更换的问题……到了刘平均开始使用电动牙刷的九十年代,当时市场上多是旋转式电动牙刷,也有了少部分的振动式电动牙刷,但是技术仍都不够成熟。为了做好电动牙刷,刘平均辞去了世界500强龙头外企高管工作,在实验的过程中,为了解决经费问题,又不得不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彼时,身边的人都不理解刘平均的做法,连妻子也多次劝说刘平均放弃研究电动牙刷,这让刘平均一度产生了人生落差感。在创业之前,他曾经高考英语满分,语文接近满分,清华研究生理工男老学究,欧美顶级实业巨头世界500强工程领域技术掌门人,社会上的精英高管,身边的人都把他当做“智囊”来看待,但是为了专注研究电动牙刷,他开始被周围的人质疑是不是“魔怔”了,特别在创业期间缺乏经验而遭受了欺骗。在那段时间,孤独、无助的情绪常常冲击着刘平均的心理防线,好几次,他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者干脆放弃这项事业,但最后还是咬着牙挺了过来。曾经20余年世界巨头外企技术高管,来去机场豪车接送,出入五星级酒店,吃遍东南西北风味,曾经一晚住宿费超过现在整整两年租住简易农民房。刘平均长期驻扎东莞茶山工厂,平时一贯生活极为节俭的妻子,当看到他的生活条件,当场泪如雨下而泣不成声。尤其是日夜兼程的测试试验,几乎数年无休,一次次样板加工,几乎是跪地求人,因为太难太复杂,很少有人做得到的,有个小零件在40多个地方先后做了60多场次,都是先给现金反复哀求才勉强答应,赔笑脸请吃饭,发票那是提都不敢提起的,所以大约有数百万花销无法入账,几乎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做研究并搭上全家人,妻子很担心,刘平均觉得政府不会拉他去砍头,一切都是自己筹措的,自己个人亏而已。还有一件事,刘平均几乎置之度外了,他有严重心血管问题,血压低压有时因过度劳累高达140以上,只要轻轻一碰就可能死掉,他还是不分昼夜的坚守测试现场,有些异常会因为试验员发现不了感觉不到而错过,每一次试验都代价不菲。偶然需要跑配合厂家时,也是来去匆匆,实在开车累了困了,用图钉扎手腕让自己保持清醒,看满手伤痕让石头塑像落泪。因此妻子不知道多少次强烈要求他注意身体,把做实验的事交给别人去做去守,有一次花了三个月时间,直接开销十几万,加上租金和人工费总成本接近五十万,做了18支样板,测试到第三天,刘平均才把剩下的几天交给其他人,后来的失效过程数据全无。刘平均没有责备别人,判断这个过程的状态,不是守着看一看就行了,几十年技术工作身体力行和团队管理,让他深深地明白,这牵涉到科学、技术、工程、匠艺的深厚积淀,否则就根本无法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只是把发达国家先进的电动牙刷拆了,在模仿组装成自己的产品就太简单了,现在市面上好多电动牙刷厂家都是这么做的,但是模仿并不等于创新,这种模仿非但带不来任何进步,还会扰乱整个行业。”刘平均表示,自己是一个有点“轴”的技术控,“轴”意味着专注、执着,也是一个技术型企业家所必备的工匠精神。因为轴,刘平均刚开始只打算做一把竖刷电动牙刷自用,先后试做了很多个方案的样板均以失败而告终,却始终不放弃,继续进行物理模型的定量数学分析。因为轴,刘平均通过反复验算比较,计算出在现有的电磁技术和工艺条件,满足当前电动牙刷的正常尺寸要求,能实现Bass巴氏竖向刷牙法和Giles吉尔斯博士为代表的刷牙力度试验结果所要求的刷牙力度控制要求的工作状况,并且能稳定工作的技术条件的力矩和往复换向频率的综合要求,大约还有至少1000倍数量级的差距。这很好的解析了为什么一个世纪以来一直无人突破这个难题,经历了数千次的方案优化,终于得到了一个比拇指还小的微型化的空间驱动器方案,绝妙的解决了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电动牙刷方案。这在世界电动牙刷史上也是首例。可以说,“大匠凯”是伴随中国经济崛起的大势而生,必将作为世界行业技术标杆而成为我国品牌战略和产业升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百舸争流千帆竞, 乘风破浪正当时

  毫无疑问,中国是“世界工厂”,全世界早已习惯了“中国制造”的商品,如服饰、鞋子、玩具等,中国劳动力的优势曾让世界市场趋之若鹜,纷纷来中国建立代工厂和贸易公司,既解决了劳动力问题,又节省了费用。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劳动力成本与利润问题以及国家的发展都迫使企业转型向高端制造发展,再加上疫情冲击等因素的影响,中国想要真正强大起来,不仅要成为“制造大国”,更要成为“技术型制造大国”,方能在国际市场上掌握真正的话语权。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口腔护理必须强劲清洁又作用柔和,现有的电动牙刷并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就目前市场上常见的电动牙刷来看,旋转电动牙刷转盘往复转动,刷头太厚不方便,清刷不了牙缝和齿沟,易造成牙齿超常磨损,声波牙刷曾被称之为“电钻”声波牙刷的刷毛在外面会大幅度横向晃动,入嘴后却横向晃动困难,驻波瞬时稳态会衰减塌陷,难以承担刷牙使命,刷毛只能传递纵向敲击……和其他电动牙刷相比,“大匠凯”的4D驱动技术具有放大10倍力度自动刷牙、高效安全频率输出、巴氏刷牙旋摆运动、18°摆角分度的四大优势,和普通的声波振动相比,有数十项技术的飞跃:模拟手腕动作,10倍转矩驱动刷毛沿牙缝自动摆动刷牙;不磕牙,不麻嘴,不伤牙龈,不磨损牙釉质,解决了声波牙刷致命的缺陷;力度实时纠错,灵活控压;性能柔和而强清洁;独有的牙龈按摩和推拿功能;4D内置三重保护最大安全力度锁止设计,可广泛应用于义齿和口腔问题用户;防水级别IPX8;可全口腔无盲区式清洁;系统根据刷牙力与刷毛柔软度综合反馈每档力度,实现无级变速,尤其适合手腕不好的老年人;采用保健中段频3500-8000rpm,无须担心安全危机。简单来说,要想让刷毛在口腔内自动摆起来,目前世界上只有“大匠凯”的四维空间驱动可以做到,只有4D牙刷可以做到微损清洁,还有牙龈和牙床的护理。4D在复合声波震动后,按摩推拿的力度有益于牙床的健康,从根本上解除口腔隐患。经过市场反馈,很多客户在用完“大匠凯”4D电动牙刷之后,都会发自内心觉得这是一款物美价廉的牙刷。“原来真的有模仿巴氏刷牙法上下摆动的电动牙刷”、“比我之前买的上千块钱的电动牙刷还要舒服”、“防水性能和续航性都不错”、“家里老人用了一点也不磕牙”等一系列好评是客户对产品最高的评价。在海内外市场,“大匠凯”几乎收获了百分百的好评,客户群体从第一次用电动牙刷的初用者到用过数个电动牙刷的老客户,无一不对“大匠凯”四维空间驱动交口称赞。

  墙内开花墙外香。尽管“大匠凯”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精品网站总首页置顶,深受国外市场的了解和欢迎,但是在国内知晓的用户却并不多。刘平均坦言,自己长于技术而弱于营销,目前,随着国人健康意识的普及,市场上的电动牙刷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有些品牌擅长宣传和运营,通过各种渠道来推销自己的产品,质量却良莠不齐。有的客户自以为占了小便宜,却买了一个漏电的电动牙刷,用不了几次就坏了;有的客户想要给孩子或老人买,买回来却发现根本不合适……对此,刘平均感到痛心疾首。多年外企的工作经验曾让他增长了丰富的阅历,也亲身经历了不少“落后就要挨打”的场面。刘平均曾经在国内考察供应商,却被别人当成翻译员,认为中国人一般很少有管理者,基本都是翻译员;他曾常常亲耳听见外国企业家们称中国产品为“Garbage”,即垃圾的意思,国人发自骨髓和灵魂深处的自卑感, 还有外国人对中国人的轻蔑,深深地刺痛了他。普通中国人一个世纪前在国外多半靠苦力为生,有一些开了洗衣店、杂货铺、中餐馆的还算华人中过的不错的,而他们的后代……导致外国人总觉得中国人都是廉价劳动力……因此,刘平均非常反对现代人仅凭着热情就去创业,在刘平均看来,想要创业,尤其是实业型的创业,一定要先沉淀自己,因为在这个开放的时代,国产产品不仅仅代表企业自己的形象,更是代表了中国的形象。同时,刘平均也呼吁国家政府多给创新型企业机会,包括科研流程的规范,科研人员对成果的发声渠道等,如此一来,“中国制造”才能真正向“中国智造”转变,走向国富民强之路。

  嗜之越笃,技巧越工。刘平均对于实体企业技术研发的专注和执着,不单在于想要实现人生价值,更源于对祖国深刻的热爱。正是这份热爱,才赋予刘平均及其“大匠凯”团队超强的行动力与卓越的创新力。敢坚持、敢担当就是中国实体企业的精神使命,是否能够抓住全球新一轮科技发展热潮,实现实体制造业整体的转型升级,是决定实体经济实力,为国家赢得未来发展权的关键。人们有理由相信,在刘平均的带领下,“大匠凯”将会在电动牙刷领域绽放出更璀璨的光彩,引导国家实体企业走向新的台阶!

查看更多:

热点专题

更多

为您推荐